日本就醫網(wǎng)

非小細胞肺癌:到底該術(shù)前還是術(shù)后進(jìn)行輔助治療?

日本就醫網(wǎng) 2024-05-06 08:45:42發(fā)布

在2023年度歐洲臨床腫瘤學(xué)會(huì )(ESMO Congress 2023)的一次特別會(huì )議上,專(zhuān)家們提出了一個(gè)問(wèn)題:可切除的非小細胞肺癌(NSCLC)患者到底是否應該接受術(shù)前輔助治療、還是術(shù)后輔助治療,或兩者兼而有之?

免疫療法對可切除的非小細胞肺癌有益,但實(shí)際上,“我們并不知道有多少益處是來(lái)自術(shù)前的輔助治療,有多少益處來(lái)自術(shù)后輔助治療。”瑞士意大利大學(xué)(Università della Svizzera italiana,又稱(chēng)提契諾大學(xué))腫瘤內科主任Silke Gillessen說(shuō)道。

觀(guān)點(diǎn)1

西班牙巴塞羅那巴爾-德埃夫龍大學(xué)醫院(Vall d'Hebron University Hospital)肺癌科主任Enriqueta Felip主張對可切除的非小細胞肺癌進(jìn)行單獨的術(shù)后輔助治療。并解釋說(shuō),對于未發(fā)生表皮生長(cháng)因子受體EGFR和ALK突變的已切除NSCLC患者來(lái)說(shuō),術(shù)后輔助化療和術(shù)后輔助免疫療法已被視為標準治療方法。

術(shù)后輔助治療的主要好處之一是它不會(huì )延遲治愈性手術(shù)。另一方面,在新(術(shù)前)輔助治療的情況下,大約15%的患者會(huì )放棄手術(shù),大約30%接受新輔助治療和手術(shù)的患者將無(wú)法接受原計劃的術(shù)后輔助免疫治療。

另一個(gè)好處是,單獨選擇術(shù)后輔助治療可以提高患者的無(wú)病生存期和總生存期,這已經(jīng)得到新證據的證實(shí)。

例如,在IMpower010試驗中,與最佳支持治療相比,術(shù)后輔助atezolizumab治療顯著(zhù)改善了StageII-IIIA期NSCLC患者的無(wú)病生存期。PD-L1表達為50%以上的患者也顯示出總體生存期的獲益(風(fēng)險比[HR]:0.42)。

在KEYNOTE-091試驗中,與安慰劑相比,術(shù)后輔助派姆單抗顯著(zhù)改善了IB、II和IIIA期NSCLC患者的術(shù)后無(wú)病生存期(HR:0.76)。

Enriqueta Felip教授說(shuō),單獨實(shí)施術(shù)后輔助免疫療法還允許對切除的標本進(jìn)行生物標志物測試,這可能會(huì )影響全身治療的選擇。

觀(guān)點(diǎn)2

Rafal Dziadziuszko教授主張:可切除的NSCLC單獨使用新(術(shù)前)輔助治療。

術(shù)前治療的優(yōu)點(diǎn)包括,如果大多數復發(fā)距離較遠,可以在早期即開(kāi)始全身治療,從而可能降低手術(shù)期間腫瘤細胞擴散的風(fēng)險;此外,縮小腫瘤可以實(shí)現微創(chuàng )手術(shù)。

波蘭格但斯克醫學(xué)院的Dziadziuszko博士強調了Checkmate 816 試驗的數據,該試驗將IB-IIIA期可切除NSCLC患者的新輔助納武單抗聯(lián)合化療與單獨化療進(jìn)行了比較,結果顯示非小細胞肺癌病理完全緩解的可能性增加了約14倍。聯(lián)合治療組的無(wú)事件生存期(31.6個(gè)月vs. 20.8 個(gè)月)和總生存期也顯著(zhù)改善。

NADIM II 試驗研究了納武單抗和化療聯(lián)合治療III期NSCLC的情況,結果發(fā)現,與單獨化療相比,新輔助化療免疫療法除了顯示出病理學(xué)上的完全緩解,并且無(wú)進(jìn)展生存期提高了至52%,總生存期提高至60%。

盡管有這些發(fā)現,Dziadziuszko博士表示仍然存在一些重要的問(wèn)題?;颊咝g(shù)前應接受多少周期的新輔助免疫療法和化療?新輔助治療是否有可能引起可能干擾手術(shù)的治療相關(guān)不良事件?另外,在對新輔助治療沒(méi)有強烈反應的患者中,哪些患者應該接受術(shù)后輔助免疫治療以及應該持續多長(cháng)時(shí)間的治療?

最后一個(gè)問(wèn)題有點(diǎn)像“房間里的大象”,會(huì )議主席、香港中文大學(xué)臨床腫瘤學(xué)系主任Tony SK Mok 說(shuō)。

由于缺乏總體生存數據來(lái)提供明確的答案,腫瘤學(xué)家將繼續面臨“過(guò)度治療不需要治療的患者”和“需要更多治療的患者治療不夠”長(cháng)期存在的問(wèn)題。

觀(guān)點(diǎn)3

Federico Cappuzzo認為,選擇新輔助治療和術(shù)后輔助治療患者的關(guān)鍵在于病理學(xué)完全緩解的患者。

意大利AUSL della Romagna-Ravenna醫院的腫瘤學(xué)和血液學(xué)負責人Cappuzzo解釋說(shuō),目前的數據表明,接受新輔助治療并達到病理學(xué)完全緩解的患者可能不需要術(shù)后輔助治療,而未達到完全緩解的患者則接受術(shù)后輔助治療。

但Mok問(wèn)道,對于達到病理學(xué)緩解且殘留腫瘤少于10%的患者,或者那些未達到病理學(xué)緩解的患者,會(huì )發(fā)生什么情況呢?

Mok表示,表明復發(fā)的可測量殘留病灶可用于確定術(shù)前輔助治療后的治療途徑,并確定可能從術(shù)后輔助治療中獲益的患者。不過(guò),他指出,還需要開(kāi)展研究,評估術(shù)后輔助治療對這一人群的益處。

對于那些對新輔助治療反應不佳但可能從術(shù)后輔助治療中獲益的患者來(lái)說(shuō),會(huì )出現這樣的問(wèn)題:“給予同樣的治療是否更好?”波士頓麻省總醫院癌癥中心的Zofia Piotrowska醫生(肺癌內科學(xué)家)提出了這樣的疑問(wèn)。“我認為我們還需要真正重新思考這種模式,并嘗試開(kāi)發(fā)新的治療方法,以更有效地改善患者的治療效果。”

上一篇

日本如何看待局部晚期胃癌的新輔助化療(NAC)

新輔助化療,也稱(chēng)術(shù)前化療。顧名思義,就是在實(shí)施局部治療方法(手術(shù)或放療)前先進(jìn)行全身化療,英文縮寫(xiě)NAC。*以下用NAC表述。目前,卵巢癌、......
下一篇

JSMO2024 日本臨床腫瘤學(xué)會(huì ) 終末期癌癥治療真的有必要輸液?jiǎn)幔?/span>

癌癥患者,尤其是終末期癌癥患者的最適當的輸液量是多少?在第21屆日本臨床腫瘤學(xué)會(huì )年會(huì )(JSMO2024)舉辦的題目為這是否為治療過(guò)度?研討會(huì )中,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