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就醫網(wǎng)

JSMO2024 日本臨床腫瘤學(xué)會(huì ) 終末期癌癥治療真的有必要輸液?jiǎn)幔?span id="dn57b71" class="title-jp">

日本就醫網(wǎng) 2024-05-06 08:48:09發(fā)布

癌癥患者,尤其是終末期癌癥患者的最適當的輸液量是多少?在第21屆日本臨床腫瘤學(xué)會(huì )年會(huì )(JSMO2024)舉辦的題目為”這是否為治療過(guò)度?”研討會(huì )中,日本東北大學(xué)醫學(xué)研究生院姑息醫學(xué)科的豬狩 智生發(fā)表了了關(guān)于終末期癌癥患者適當使用靜脈輸液的講座,對治療指南和近年來(lái)的最新證據進(jìn)行了介紹。

減少輸液:癌癥治療期間腹痛和惡心的治療選擇

豬狩先生首先介紹了一位70多歲的胰頭癌(IV期)患者的真實(shí)案例:一線(xiàn)治療(GEM+nab-PTX)后出現SD(病情穩定),但8個(gè)月后因腹痛、惡心緊急住院,被診斷患有癌性腹膜炎和麻痹性腸梗阻。給予禁食,中心靜脈補液(每天2,000毫升),并開(kāi)始使用阿片類(lèi)藥物治療腹痛,但癥狀依舊難以控制。

這種情況下,可以選擇增加阿片類(lèi)藥物的劑量、使用止吐藥、激素和奧曲肽等治療。但豬狩先生認為“減少靜脈輸液”也應作為緩解癥狀的一種手段。

輸液是否能夠改變預后?大量輸液可能加劇哪些癥狀?

最新研究證據:

在終末期癌癥患者中進(jìn)行的多中心隨機對照試驗,1,000 mL/天輸液組(63名患者)和100 mL/天輸液組(66名患者)的比較顯示,兩組之間的總生存率沒(méi)有顯著(zhù)差異。

在一項對226名腹膜轉移癌癥患者進(jìn)行的前瞻性觀(guān)察研究中,每日輸液1000mL和200mL組的比較顯示,1000mL組中,水腫、腹水和胸腔積液更容易惡化。

《癌癥終末期患者輸液治療指南2013年版》列出了終末期癌癥患者可能因大量輸液而加劇的病理狀況和癥狀:

●水腫 → 疼痛、疲勞加劇

●胸腔積液和腹水 → 腹痛、腹脹、呼吸困難、咳嗽

●呼吸道分泌物增多 → 呼吸困難、咳嗽、喘息

●譫妄 → 移位感、痛閾降低●消化道分泌物增加 → 嘔吐、惡心、腹痛

基于這些調查結果顯示,豬狩博士指出,給癌癥終末期患者進(jìn)行大量輸液對于延長(cháng)總體生存期效果甚微,實(shí)際上還可能使各種癥狀?lèi)夯?/p>

什么時(shí)間節點(diǎn)考慮減少輸液量

那么,實(shí)際輸液量多少才適合緩解癥狀呢?一項對日本、韓國和臺灣的2,638名患者進(jìn)行的前瞻性觀(guān)察研究使用了一種名為“Good Death Scale(GDS)”的評級量表,從癥狀緩解和接受死亡方面評估患者是否能夠平靜地死亡。結果顯示,每天接受250~499ml輸液的患者GDS明顯增高。

關(guān)于在實(shí)際臨床實(shí)踐中何時(shí)考慮減少輸液量,豬狩博士認為,姑息行為量表(Palliative Performance Scale,簡(jiǎn)稱(chēng)PPS)評分<20%(日常生活活動(dòng)能力為完全臥床,經(jīng)口食物攝入量少,意識水平有點(diǎn)昏昏欲睡)是一個(gè)很好的指導方針。建議“當PPS低于20%時(shí),要反思的一點(diǎn)就是當前的輸液量是否合適。不一定要完全停止輸液,而是要根據患者的痛苦癥狀和家屬的意愿進(jìn)行選擇。”

上一篇

非小細胞肺癌:到底該術(shù)前還是術(shù)后進(jìn)行輔助治療?

在2023年度歐洲臨床腫瘤學(xué)會(huì )(ESMO Congress 2023)的一次特別會(huì )議上,專(zhuān)家們提出了一個(gè)問(wèn)題:可切除的非小細胞肺癌(NSCLC)患者到底是否應......
下一篇

《新英格蘭醫學(xué)雜志》(NEJM)尿路上皮癌:ADC+免疫藥物聯(lián)合或可延長(cháng)生存期

2024年3月7日,發(fā)表在《新英格蘭醫學(xué)雜志》(NEJM)的一項3期試驗表明:在局部晚期 轉移性尿路上皮癌患者的一線(xiàn)治療中,enfortumab vedotin......